主页 > 关于航天 >缺席的台湾战争记忆 >
缺席的台湾战争记忆

1914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,至今年正好满百年,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45年结束,至今也有69年,因此,无论是6月6日的诺曼地登陆、8月6日的广岛原爆、8月9日的长崎原爆,以及8月15日的二战终战日,明年都将届满70週年。在台湾,这叫作国际新闻;换句话说,也就是比较乏人关注的新闻。

缺席的台湾战争记忆

每年6至8月的这些纪念日,我们总惯于看着欧美参战国一再的悼念阵亡将士,强调一个世代的牺牲,拯救了包括我们在内的往后数个世代,看着日本民众追思原爆中牺牲的亡者,一再呼喊「平和国家」的重要性,然后感觉这些事彷彿和我们全然无关。

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?太平洋战争期间,当时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,至少有二十万余人直接涉及太平洋战争,担任志愿兵或是军属、军伕(非战斗人员),其中有三万人以上阵亡。国民政府撤退至台湾后,亦有人被徵召至中国参与国共内战,更有人被俘后穿上解放军战袍,再参与韩战,与南韩和美军作战。

从1930至1950这约莫20年期间,台湾人曾穿过大日本帝国皇军、国民政府军和人民志愿(解放)军的军服,足迹与英灵遍及朝鲜半岛和横跨菲律宾、印尼、新巴布亚纽几内亚等东南亚国家的丛林与海洋,这些人之中,有汉人,也有原住民,许多人的尸骨和魂魄,从未安返台湾。

及至国民政府在台湾长期落脚,带来了另一批不同的部队和统治,也带来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战争观。日军和共产党都是敌人,曾轰炸台湾各地的美军和盟军成了友军,而台湾人最重要的目标是「反攻大陆」,最应该刻印在脑海里永远不忘的,是卢沟桥事变、九一八事变和徐蚌会战、古宁头战役这样子的战争。

最后,台湾不分青红皂白的移植「战争与和平」的概念,製造战争恐惧,导向两岸必须和平,因此应该如何如何的结论。

很难相信的是,儘管二战结束已近70年,各国政府至今仍在努力寻找当年将士尸骨。有人说,只有中华民国政府,会让战死国人的尸骨和英灵,被弃置于遥远的国度而置之不理。所谓的荣民、烈士,无论是在史册记载或是实际追思上,只有国共内战而无其他。

遗骸是如此,对战争历史的认知、对战争的了解和想像,更是如此。台湾应该要有一座国家级的战争纪念馆,述说这块土地上各种不同种族的人民,从力战荷西到抵抗日本接收,从二战到国共内战,如何以志愿或非志愿的方式参战、牺牲,收集所有阵亡者姓名和遗骨,以他们值得拥有的方式纪念他们。

这是为什幺台籍日本兵许昭荣(1928-2008),在为台籍日本兵权益奔走数十年之后,于2008年5月20日以最沈重而激烈的自焚方式结束生命,用生命来向政府进行最后一次抗议。

究竟,台湾人在数百年的历史上,为谁、为何而战?对战争的理解、想像又是什幺?一再的逃避战争和参战的史实,不仅是对自己、对行将凋零的世代和未来世代的不负责任,也进一步造就出错误的教育,以及「二战期间日军轰炸台湾」这种荒天下之大谬的认知。

当我们看着欧美各国对战争的追思、反省和究责,自己仍若无其事的毫无反应,那代表着什幺?当我们为日本政府解除集团自卫权限制,到底是有助于维护台湾安全和利益,抑或是日本右翼军国主义的复兴而各自解读;为日本在靖国神社供奉阵亡将士而大喷口水时,何曾照照镜子,省思自己为那段战争过往作过什幺样的省思?

缺席的台湾战争记忆

战争的恐怖,当然是巨大而难以想像的,今日没有人会愚蠢的鼓吹战争,但未曾与过去和解,就没有走向未来的可能。台湾人始终未曾和历史和解,战争,正是其中的一环。

多年以来我们有的,却只有不同意识形态和史观的人说着不同的故事:国民政府说着台湾人不了解的国共内战,台湾人哀鸣着国民党全然无法理解的悲歌。我们就这样的将它们丢弃在历史洪流之中,未曾记录,未曾理会,甚至假装没有这段故事。和存在于台湾的许多事务和现象一样,在缺乏脉络的背景下,我们不是「已读不回」式的不予处理,就是早已粗暴的作出结论。

唯有先将所有史实忠实的纪录下来,认真的凝视它们,才有可能对已逝者作出一点小小的慰藉,同时为生者提供一幅完整、有脉络的战争图像,而非片段撷取可为意识形态和政权服务的历史。没有这个动作作为一连串后续行动的起点,那幺,不仅是明年二战终战70週年,往后每年6至8月的大大小小纪念日,都将是对一直缺席的台湾战争记忆的最佳反讽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